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阴暗盛宴2——初次的祭品
阴暗盛宴2——初次的祭品
          《阴暗盛宴2——初次的祭品》
 
  时间已是盛夏的8月,去X市看妈妈成了我每月必做的功课,温热的风透过 机场巴士的车窗吹了进来,让人昏昏欲睡,树叶渐稀,缝间透射下不算刺眼的阳 光,路边的苗圃刚刚剪过,巴士带起来的风扫着路面的青色绿叶打着卷。我一边 惬意的打着盹,一边迷醉的回味这次去X市的经历。车在路上飞奔着驶向机场。 
  恐怖岛的布局最近做了些变化,主厅里仿照妈妈的肢体做的橡胶雕塑被扔到 曾烹煮她的油桶,橡胶雕塑的栩栩如生的腿、手臂以及乳房也挂在了几个挂钩上, 使得当年的场景更加逼真,只是房间仍是原汁原味的真实与破旧。妈妈最后穿的 衣物则被移到了艳尸厅。
 
  原本作为餐厅的大厅被规划成水晶塑像馆,原来在艳尸厅里的蜡像被扔掉了, 换成了高档橡胶做成的雕塑。蜡像太不上档次,再者为保护蜡像被一米线遮在外 面的观众无法形成实地实景的感觉。高级橡胶制成的雕塑不仅仅有弹性的肉感, 还可以让观众随意的抚摸和玩弄。很多顾客喜欢拿着仿造的铁棍插入预留的妈妈 雕塑的阴道亲自尝试一下,很多人都会扶着妈妈倒掉掏空胸腹的雕塑合影留念, 这一改动贴近了来猎奇的观众的好奇心,使得客流量增加了不少。
 
  艳尸厅中存放烹饪过的妈妈的肢体的展柜现在撤消了,操弄头颅的单间被移 动到了艳尸厅的中央靠北墙,成半圆形。单间内的宽大沙发面对着扇形的单透明 玻璃帷幕,一旁的吧台上放着红酒,还有操弄头颅所用的长短丝袜还有口球等用 具。被啃食后的残肢则围成扇形摆在单间外面供人观赏。外面的橱窗中底下铺着 的是猩红色的高档绸缎,数十个射灯柔和的照射着妈妈的残肢。妈妈的头颅放在 扇形中央水晶底座的绸缎展架上,头颅是可以从单间内取出的,穿着闪光丝的油 炸右腿倒挂着,被换上灰色短丝袜的左脚踩着白色的细带高跟凉鞋放在一个30 多公分的展台上,两旁则摆放着妈妈的左腿骨,乳白色的残缺肢体被悬挂起来, 为防止肉皮翻下来挡住微红的胸腹腔,几根支撑用塑料棍撑在中间让胸腔大敞着。 两条手臂的骨头穿孔后被细细的鱼线连接着并排摆放在绸缎上,胸部取出的肋排 也被吊在空中,所有这些都是可以沿中轴旋转的。妈妈最后的衣物则被摆到了紧 靠单间的圆柱型玻璃立柱中,立体的挂在一起随着立柱转动,在射灯下或明或暗 的变动着颜色。
 
  这些巨大的改动使得恐怖岛的客流一夜间增长了近两倍,原本稀稀疏疏,整 个工厂一天也就十多号人参观,妈妈的头颅一天也就接待那么五六只阳具,而现 在,妈妈的工作时间明显超过了八小时,每天从早上八点开门到晚上9点关门, 没有一刻歇着。
 
  我来时,单间里恰好走出一个刚刚享用完妈妈头颅的胖子,看得出他很满足。 妈妈的头没有清理直接摆放在水晶底座的绸缎展架上,嘴里塞着一条肉色裤袜, 裤袜的裆部被满满的塞在妈妈嘴里,长长的袜筒一条在嘴外垂到猩红色的绸缎上, 另一条袜筒则在脖子的气管中抽出,搭在水晶台座上压在妈妈的脖子下。丝袜上 好多地方沾着男人的精液。
 
  我进屋,拿起妈妈的头颅。我拉住气管中的肉色裤袜的袜筒,慢慢的抽出丝 袜。从妈妈的脸部来看,就好像她吃掉了这条肉色裤袜一般,先是加厚的腰部和 裆部慢慢吞了下去,然后是长长的袜筒,直到最后白色的袜尖没入妈妈的樱唇。 裤袜被我彻底抽了出来,扔到了一旁。
 
  我选了一条黑色蕾丝花边的长筒袜,把两条长袜的袜尖塞入妈妈的口中,然 后从气管抽出,两手分别各捏住一条长筒袜的蕾丝花边和袜尖,妈妈的头便被黑 色长筒袜串起倒挂在了空中。我在阳具上短肉丝,让妈妈的头倒悬着口JIAO。 舒服完了,我从妈妈脖子处的气管使劲顶入,让龟头从妈妈的口中吐出,慢慢的 让妈妈的嘴唇摩挲,极漂亮的口吐莲花!
 
  恐怖岛档次的提升其中有我的功劳。去X市已经数次,每次的一掷千金也终 于引起了李老板的注意。看尸人引荐,7月初的一个晚上我见到了李老板。中等 身材的老人精神矍铄,身板硬朗朗的,花白头发下面容慈祥,完全不是想象中的 那种猥琐阴暗的老头,只是右手托着妈妈的人头,看起来有那么一点点邪恶。 
  宾主落座,寒暄了几句,妈妈的头颅成了我和李老板之间最自然的牵线桥。 李老板一边把玩着妈妈的头颅,一边和我畅谈。当谈起对恐怖岛的建议时,我对 李老板提出了把恐怖岛做个整修,提升档次吸引客流的意见。李老板双手抚摸着 妈妈的脸庞,微微点着头倾听着我的计划。令我没想到的是,此次去恐怖岛,布 局和我说的几乎不差。
 
  “先生,请出示您的机票。”空姐甜美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维。我一怔,随 即道了个歉,拿出机票,坐飞机飞回我的住地。
 
  路途上,坐我旁边的美女引起了我的注意。已经不是第一次飞去X市的航班, 这个女孩也遇到了两三次,我对她早已熟悉,对她的情况私下里调查了许多,只 是女孩并不知道我的底细。她叫董娇霏,26岁,在这个内陆城市做销售。一米 六七的身材,不是特别高,可是十分匀称,齐耳短发显得人格外精神,虽是初秋, 却穿了一件棕色带白色虎纹的宽松的真丝短衫配浅灰色的热裤,全身白净,光洁 白嫩的玉腿,足上踩着一双白色细带凉鞋。
 
  对董娇霏的家也已经进行了快两个月的踩点了,虽说她不是我唯一踩点及选 择的女孩,可是毕竟还是第一次做这种绑架的工作,各方面都需要细致一些。董 娇霏是我感觉比较容易入手的目标之一。26岁的单身女性自己租住了一间50 平米左右的老房子,虽说老小区依然人声鼎沸不好下手,可相比其他目标,显然 要容易些。
 
  于是,这次从X市回来后的下午,这个小区中一个神秘而又沉重的拉杆箱被 我扔到了车上,拉到了我在N市郊区半山上的别墅中。
 
  车库门在身后缓缓的关上,我拎出拉杆箱拉开拉链。也许是迷药用多了,董 娇霏仍然没有醒过来。董娇霏蜷在箱中,嘴里塞着毛巾,发型稍显凌乱,双手背 在身后拷在一起。我把女孩扛在肩上,扛上了别墅的二楼囚禁室。
 
  趁女孩未醒之时,把她反绑拷在了靠背椅上。董娇霏的双臂被拉过椅子背捆 住,胸部因双臂被紧紧扯在后面而高高挺起,腰部则用一条绳子缚在椅背上,双 腿分开拷在两条椅子腿上,受到折磨的董娇霏终于轻哼着醒了过来。意想不到的 陌生男人出现在自己身旁,让董娇霏反射般想要站起,绳子随即发挥了作用,椅 子只是稍微挪了两公分。我拿开她嘴里的毛巾,董娇霏近似于吼的叫了起来: “干什么!”
 
  “不干什么,”我悠闲地说,头一次做这种事,内心还是有点害怕,“请你 来聊聊天而已。”
 
  “放开我!”董娇霏挣扎着想要将两手解脱出来。
 
  我不说话,反身拿出电刑器,把盘的乱七八糟的线圈解开。
 
  “你想干什么!”董娇霏仍理直气壮的冲我叫喊,“流氓!”
 
  我已经掀开她的真丝短衫,橘红色的胸罩下两座白皙的山峰若隐若现。我把 两个罩杯推上去,董娇霏丰满的乳房便弹了出来。连着电线的乳头夹夹住嫩红的 乳头时,董娇霏不禁全身一抖,尖叫了一声。两个乳头夹夹好,然后我把胸罩和 短衫位置还原,随后解开了董娇霏的热裤。内裤也是橘红色,显然和胸罩是一套。 我把夹子夹在两片阴唇上的时候,董娇霏猛烈的反抗,想要把腿收紧,却无奈腿 被拷在椅子上无法实现。然后我把一个电动阳具塞到董娇霏的阴道,受到这一刺 激的女孩深吸一口气,然后大叫:“放开!拿出来!流氓!”
 
  我嘿嘿笑了两声,帮女孩把内裤和热裤穿好,随后将四个指夹分别夹在手脚 的四个指头上。董娇霏仍在喊叫,只是阴道内多了一只震动阳具,声音中多少带 些想要抑制性奋的痛苦。我把电刑器接通,一股弱电合着交响乐顺着手臂流过身 体,在阴唇上留下麻嗖嗖的感觉。15秒后,又一股弱电跟着交响乐的节拍震荡 流过,把董娇霏的双峰挑逗的挺挺的,双腿也不禁打颤。而后,交错的震荡电流 从两处一前一后,在交响乐轻重缓急的节拍下,不停地冲击着董娇霏白皙的肉体, 女孩胸部高挺着,头不停地上扬,发出刺激的叫声,四肢也在电流中微微颤抖。 终于,交响乐达到高潮,一股强大的电流把女孩冲到了顶峰,董娇霏带着颤音长 叫了一声昏了过去。齐耳短发已经湿湿的贴在了脸上,身上也满是汗珠,热裤的 私处已经摸到温热而粘稠的一片。电刑器效果果然很明显。
 
  过了半小时,董娇霏才醒过来。此时的她发现自己全身赤裸,手腕和脚踝绑 在一起侧卧在一张半人高的木台上。我扯过董娇霏,把她正过身,双腿分开,女 孩白白嫩嫩的阴部暴露在我面前。“啊~~~~~ ”董娇霏尖叫了一声,“放开我!
 强J犯!”
 
  “我这是强J未遂,”我慢吞吞的说,“不过看来你还是想让我当强J犯的 啊。”我没容她说话,将我的阳具挺入了她的体内。由于刚刚电刑的作用,董娇 霏的下体现在充满了蜜液,进入并不困难,也很舒服。女孩也不是第一次开苞, 大小倒也适中,不松不紧,温热滑腻的感觉让人飘飘欲仙。我加大力量,猛烈抽 插着,董娇霏仍想开口骂,可由于激烈的冲撞和大口的喘气,使得吐出的话变成 了单个的字。我挺力猛插,一股热流直冲董娇霏的子宫。
 
  玩够的董娇霏就这样捆着被我仍在木台上过了一夜,只是阴道和后庭被我塞 入了两个电动阳具,大概一夜没睡好吧。
 
  第二天早晨,我起床把董娇霏松绑后拖入一楼厨房,挂在厨房的刑架上,厨 房很大,足有近百平方,大的足以放下一个人的蒸笼,两米多高用于成批烤鸭的 烤炉烤箱,直径两米的铁锅,这些放大版的厨房用具让董娇霏一愣,随即明白了 怎么回事。女孩子很聪明,既然绑架、强J、虐待都在一夜之间发生在了自己身 上,那这些大号的厨房用品的作用,即使天方夜谭也猜得到了。
 
  “啊!”董娇霏猛然反应过来,惊呼了一声,“你变态!”
 
  “我变态吗?”我拿着刀贴到她的左乳上,“是人都会吃肉的,我变态?” 
  “你不要……”董娇霏娇躯微颤,“放了我吧,我不会说出去……”
 
  “这么好闻,我当然会放了你,等你变成骨头的时候就放。”我深吸了一口 气,凑近女孩身上嗅着,“哦,那时候放了你也没法说出去啊,我要把你的头留 下,陪我口JIAO。”我摸着董娇霏的脸蛋。
 
  “这样吧,你是我的第一个祭品,让你选一下怎么死吧。”我指着面前的厨 具问,女孩只是一个劲的求饶。
 
  “你不说,我就替你选了,”我指着烤炉说,“用茶叶作配料,烤来吃吧。” 
  听到这,白白净净的董娇霏全身赤条条的绑在刑架上,两眼留下泪水,便也 不在告饶。我手持脱毛剂,涂遍董娇霏的身体。由于脱毛剂生效要过一段时间, 我利用这段时间处理她体内的垃圾。初次接触灌肠的女孩显然对此十分敏感,由 于喉咙塞入导管而不停地咳嗽,屁股也绷得紧紧地,小腹用力的收缩着。为了不 至于因太过紧张而使得灌肠进行不顺,我故意勾兑了温水灌入董娇霏的体内。温 水的舒适使得董娇霏稍稍缓和了一些,须臾,女孩的小肚子涨了起来,也开始有 水不停地从两股之间流下。我拔出阴部和屁股中的导管,任脏物冲出,随后又进 行了两次直至全部干净。
 
  经这么一折腾,原本活蹦乱跳的董娇霏倒有些精力不支,也难怪,胃肠被外 力冲洗了好几回,任谁也没精神了。我把董娇霏的身体冲洗了一遍,混着体毛的 脱毛剂顺着地漏流了出去,挂在刑架上的董娇霏现在从内到外都特别干净,全身 上下白白嫩嫩水灵通透,如同一块上好的食材——确切说,她就是一块烹饪材料。 
  下面要对烹饪食材做烘烤前的处理工作。我拿出一整块削皮的土豆,顺着董 娇霏紧绷的屁眼塞了进去。由于土豆块过大,这一动作让女孩大叫了起来。土豆 块是为了防止内容物从屁眼中流出。然后我用一根加粗的导管插入董娇霏的小嘴。 上好的乌龙茶叶伴着并不油腻的清油,混着盐和笋片强行的注入到董娇霏的肠胃 中,直到小肚子微微隆起才停手。董娇霏的小嘴也被我塞了一条毛巾来防止她将 调料吐出。随后我在她身上涂满了易吸收的清油,等待着已脱毛的皮肤缓缓地吸 入所有的清油。脸上则涂了防烫膏,我可不想把这么漂亮的脑袋浪费掉。
 
  我给她穿上衣服,橘红色的内衣,浅灰色的热裤,棕色带虎纹的真丝宽松衬 衫,白色的细带凉鞋。“茶叶和油盐有些反胃吧?”我问,董娇霏有些想吐的感 觉,“不要紧,待会儿就觉不到了。放心,我会慢慢品尝的。脸上是防烫的,你 那可爱的脑袋我可不会暴殄天物吃掉,要收藏的。”女孩不停地叫喊着救命,四 肢也不停地扭动想要挣脱,却再没有求饶与哭闹,真是个不错的个性。我的食材 准备完毕,只欠烹饪了。
 
  烤箱是我自制的,从市场上买回的大批用于生产烤鸭的特大转炉烤箱,三面 带玻璃,一面是电热丝的那种。转炉烤箱中间的旋转立轴被我更改了一下,变形 成为挂在旋转轴上的一个横向略短的短杆。女孩正好可以双手反绑挂在短杆上, 如同反绑在十字架上一样。我将惊恐的挣扎反抗的董娇霏反绑着挂在短杆上,女 孩的胸部因为双臂后张而挺着,整个人如同要飞翔的天使一般。我的洁白如玉的 上好食材,很快就会成为我此生的头一次烹饪了。
 
  烤箱门被重重的关上,董娇霏叫喊的声音也小了很多。我拧开烤箱电源调到 中档,电热丝很快红了起来,整个烤箱内也现出一片金黄的颜色,董娇霏洁白的 皮肤映在红彤彤的光线中,显得格外透亮。烤箱里骤然上升的温度使得董娇霏紧 张而又恐惧的大叫,即使隔着烤箱也能清晰听见。如天使般挂在十字架上的董娇 霏,在烤箱中缓缓地转动。不一会,便看到丰满的大腿上,前胸的锁骨处,以及 白皙的脸蛋上密密的冒了一层汗珠。这应该是汗水混着清油吧。大概因为钢制的 立轴热的比较快温度也比较高,显然比较烫,董娇霏在铁架上不停地扭动着。 
  近二十分钟过去,董娇霏已经快要虚脱,此时,一股热气慢慢的从女孩口中 的毛巾处腾了起来,这表明肚子中的茶油水温度已经很高了。已快虚脱的董娇霏 突然急速的喘气,小肚子也难受的拼命收缩着,不一会,茂盛的油气从毛巾里大 团大团的向外溢出。女孩也终于折腾到了极限,慢慢的闭上双眼,头向右侧垂了 过去。
 
  烘烤仍要继续,油气也还在不断地冒出,皮肤表面在热力的作用下毛孔加大, 溢出表面的清油再次吸收了进去,温度慢慢升高,董娇霏的皮肤从白皙透明渐渐 开始泛黄,最终变成了橙黄的颜色,我的茶香烧美女也出炉了。
 
  烤箱内温度高的吓人,因此,只能用杆子挑着立轴将董娇霏整体取下,挂在 烹调间的挂钩上,看热气顺着金黄色的董娇霏腾腾的上升,只能先自然冷却一下 了。烤熟的董娇霏,由于大半调味料是在腹中的,所以最鲜美的肯定是躯干的部 分,四肢虽然已是黄色,可颜色仍稍显欠缺,肉味鲜嫩有余,料香不足。仔细欣 赏着暂时无法入口的董娇霏,口水在嘴里直打转。
 
  终于不那么烫了。我掀开董娇霏的真丝衬衫,卷起到胸罩的上部,然后用割 肉刀沿着肚脐做了一个腰斩式的横切。穿着浅灰色热裤的下体连着两条橙黄色的 修长美腿被我抱着放到了桌上。切开腹部的一瞬间,肉香混着茶香,浓浓的冲进 我的鼻子。董娇霏的上半身仍然双手反绑着挂在短杆上,只是胃肠顺着切口流了 一地,本来肠胃装了太多的茶叶和花椒,味道太浓不好吃,就没有什么食用的价 值,所以我直接掏空了董娇霏的胸腹腔,然后把她放了下来,跟她的下半身并排 放在了一起。
 
  我剥下董娇霏宽松的棕色上衣,虽然隔着外衣和胸罩,董娇霏的迷人双乳还 是被烤成了诱人的金色。我剥开橘红色的胸罩,忍不住切下了右乳。乳房油而不 腻,清新的茶香替掉了大部分的油脂味道,而因为花椒和盐不易渗透过来,乳房 也不会显得味道特别香浓,却有一股幽雅的香味,就像品一道历史悠久的香茗。 而自乳头而下,由于茶油的味道渐渐变浓,又有一种让人从悠远的历史品到现代 的感觉。
 
  品完右乳,仍然回味无穷,我接着趁热吃掉了董娇霏的左乳。身体上的肉味 道已经十分香浓了,如同一道大餐,也好像这女孩热烈好强的个性,浓烈而不失 风味。品了几口,发现两个乳房已让我十分饱。而双腿又不是特别的透,茶香味 也浅一些,所以考虑留待晚上加工。我将董娇霏下体穿的热裤挂在烤箱的钩子上 储存,双臂也被我割下,做下午看球时的零食。董娇霏那漂亮的脑袋因为涂了防 烫膏,依然十分的白皙美丽,我把她的脑袋割下泡在酒精里,待到干净了再拿防 腐液处理一下。
 
  下午的球赛实在让人沮丧,不过董娇霏的双臂的滋味弥补了这一缺憾,金黄 色香喷喷的细长双臂的美味让人忘记了球赛。细长的手指间品尝肉丝很快让人转 移了注意力。转眼似乎天就黑了,一下午两条美臂的美味还挺撑的,晚饭没吃便 睡下了。
 
  第三天临近中午才起,烹调间的桌子上还散乱的放着董娇霏躯干的碎肉,被 酒精泡过的头颅因被烹饪过的关系,并不苍白,而是微微泛红,就像活的一样。 董娇霏的下半身仍挂在烤箱中。我将她的下半身包裹在锡纸中,锡纸里被我裹上 了清油和乌龙茶。打开电源,让烤箱继续烘烤董娇霏的下体。
 
  三十分钟后,再次出炉的董娇霏的下半身已经金灿灿的,而且带着浓浓的茶 香。我忍不住掰下董娇霏的右脚,她的脚不大却很光洁,金黄的玉足配上白色的 细带凉鞋,浓浓的茶香混着女孩玉足特有的香气,让我不禁感到一阵神清气爽。 小心脱掉凉鞋,董娇霏的脚趾放入嘴中的那一刻,肉香似水,带着清香的茶汤的 味道流入口中。
 
  此时,楼上的电话突然响了,只得暂停享受我的玉足宴。李老板打来的,邀 我再次商议恐怖岛的修整计划,我心不在焉的和他约了个时间,然后迅速回到厨 房品尝我的茶香玉足。
 
  吃完我脱掉董娇霏下体的浅灰色热裤,继而剥掉依然遮羞的橘红色蕾丝花边 内裤,已经变成鹅黄色的阴唇泛着油亮的光泽展现在眼前。我抱起董娇霏的下体, 如同吮吸兰花般舔着带着浓浓骚味和淡淡茶香的阴唇,一口一口的吃了个一干二 净。
 
  董娇霏的右腿肉被我一条条刮下来,细细的品了一整个下午,零散的躯干的 碎肉被我剃干净后扔进了绞肉机,后来这些肉馅我整整吃了两天,那条修长丰满 的左腿则被我当成了第四天的主食,只是,再一次的加热味道不如前几天香了。 
  董娇霏那颗短发的漂亮的脑袋被我用防腐剂处理了,和着她性感的衣物,成 了我展览室的第一个纪念品。这颗有着和妈妈一样齐耳短发的头颅同样一次次的 勾引着我的欲望。让我在享受董娇霏可爱的口JIAO还有怀念美味的肉体的同 时,更加想念妈妈的头颅……
 
[ 本帖最后由 328611769 于  编辑 ]